当前位置:江苏快3 >> 我真的不是富二代 >> 说点事~
我真的不是富二代 说点事~
    余伟文略显尴尬的重新坐起来,但眉目间对姚衣却已经透出股惧意。

    “有话直说,好好说,不必瞻前顾后?!?br />
    姚衣摆摆手。

    “姚哥,您说给我介绍个工作,我十分感激。但我更想跟着姚哥您混?!?br />
    “哦?怎么跟我混?”姚衣笑笑,“你以为演港片呢,大哥收小弟?还跟我混呢?!?br />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寻思你或许总会有些不便于亲自出面做的事。你不方便做,但我可能做。就像这次的马志进,我知道我反而弄巧成拙了,但往后我会更努力做得更好?!?br />
    余伟文心下一横,如此说道。

    姚衣摇头,“你觉得这就是你的价值所在?实话告诉你吧,如果你就这点作用,那我对让你跟我混毫无兴趣。因为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我有别的人可以处理,比你更专业,更娴熟,手段更多,那是个完善的体系。你再怎么努力,在这方面都不可能赶得上那些人?!?br />
    余伟文浑身一颤,心下有些绝望。

    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做得够好,或许能打动姚衣。

    他改变人生的希望来自今天走出拘留所时看见姚衣的那瞬间。

    但现在他才知道自己的天真与幼稚,自己那点觉悟,在人家眼中看来却等若儿戏。

    确实,我无根无萍,更没有背景,在尚京这城市也没有三朋四友,更不如那些本土地下势力。

    人世间最悲哀的是,莫过于终于下定决心放弃尊严,要当一条有钱人的狗,却发现自己竟连当狗的资格与能力都没有。

    余伟文并非个脆弱的人,但他此时难免失落与绝望。

    “姚哥,我给你说点真心话吧。你别看我成天嘻嘻哈哈,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其实我最近很难受,很难过?!?br />
    姚衣点头,“我知道,你女朋友的事?!?br />
    余伟文嗯了声,语气里已有些哽咽,“我爸妈只是普通职工,什么都给不了我。我大学毕业,我爸妈不能像我那些同学的家里那样给我一分钱的首付款,我不可能从他们那里得到任何支援,我每个月还要想办法寄回去一千块,这是给我刚进大学的妹妹的生活费?!?br />
    “我妈每个月还需要三千多的药费,现在是我爸下班之后摆地摊做两份活撑着。但我并不怪我爸妈,这是我的命,我必须面对现实尽快成长起来,我不能让我爸积劳成疾??赡芏砸Ω缒憷此?,一个月四千块九牛一毛。但在我被姚哥你带进尚洋之前,真的一点儿办法都没有?!?br />
    “我女朋友的事你也知道的,我本来给她承诺毕业后两年一定给她个家,但现在我觉得自己活得像个笑话,像个悲剧。我穷,所以我被人看不起,女朋友也跟别人跑了。我想出人头地,我想改变人生,我想开着宝马奔驰出现在那个女人面前,让她一辈子都后悔?!?br />
    “但是在这个时代,像我这样的吊丝想混出头,光靠头脑没用,我改变不了命运。就算有一份还算稳定的工作,但我每个月在给家里寄去钱之后自己根本剩不了什么。因为我的家庭给不了我任何支撑,只能是压在我肩上让我在命运这条路上步履维艰的负担?!?br />
    “就不与姚哥你比了,哪怕与我那些普通家境的同学比起来,我的人生难度等级都比他们大很多。她找的那个野男人财富累积会比我快太多太多。这样下去我永远都看不到希望,我翻不了身。但我没资格抱怨,我也不打算抱怨,我爸妈好不容易把我拉扯大,我不能当个不孝子?!?br />
    “认识姚哥你,是我的机遇,起码我这样看的。所以我当时告诉自己,一定不能放过。您不说我最大的优点就是不要脸吗?所以,我之前就打算不要脸了啊,哪怕当您的一条狗,专门做脏活累活都可以。我想翻身,真的?!?br />
    余伟文并没有喝酒,但却像个喝多了的人一样变成话唠,说到后来更是语气哽咽,几乎泣不成声。

    天知道在他被人绿了这段时间以来,在看似嘻嘻哈哈的表面下,内心里藏着多大的压力与愤怒。

    这让他迅速从一个刚出象牙塔的大学生变成个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的狠人。

    在决定对马志进动手时,他果断、狠辣,并且计划周密。

    嗯,在他的眼界这个层面判断,他做得是挺周密。

    姚衣敲了敲桌子,“别把自己搞那么惨,这世上比你惨的人其实很多。我要说的是,你不适合做脏活,你的价值不在那里,所以你不需要能赶上那些人。你从一开始就走错了方向,所以你在我这里肯定得不到你想要的答案?!?br />
    余伟文一愣,“???”

    姚衣摸出手机,转发了个地址给余伟文,“这是玄武区的海腾大厦,这栋写字楼的租金普遍在三十五到四十五一平一个月的区间。给你个任务,一周之内,给我在这栋楼里搞定一个面积在一百五到两百平左右的办公室,月租单价要控制在三十五到四十元之间,并且要成品装修,只需简单改动就能投入使用?!?br />
    余伟文继续发愣,“???”

    他还没反应过来。

    姚衣笑笑,“我要自己做点生意,的确需要个帮我做杂务的人,你挺合适。脏活你做不了,这方面是你专长?!?br />
    “姚哥”

    余伟文终于懂了姚衣的意思。

    姚衣耸肩,“我不需要道上的狗,只需要个生意上的小弟,怎么样,有兴趣没?”

    “有!当然有!姚哥!我我我谢谢你了!”

    余伟文呼吸渐渐急促,眼睛里竟又泛起泪花。

    姚衣就见不得这些,“妈的,别婆婆妈妈,好歹一大老爷们儿,怎么搞得自己和娘炮似的。现在我手里虽然有点钱,但要做的事还没谱,你这也就是个打杂的活计,没什么光宗耀祖的?!?br />
    “嗯!我知道!我懂!但我还知道姚哥你是能耐人,跟你混肯定能发财!我一定拼命干!一定不让你失望!”

    “记住我之前说的话,你自作主张和先斩后奏这毛病必须改。明白了吗?”

    “明白!那我这就去海腾大厦?”


手机用户请访问【m.www.kzsr.net】,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江苏快3 | 推荐本书